第548章 何如一死天下知(1/2)

神武门,原本叫做玄武门,它是紫禁城的北门,后来因为避康麻子的讳而改成了神武门,是清代禁宫日常出入的重要门禁。

清代皇帝从热河或者圆明园回宫的时候,一般都会走这道门,历史上我大清末代皇帝养胃哥,被逐出了紫禁城的时候,就是跟这道门离开的。

现在,我嘉庆正神思不属的坐在他的专属十六人抬的大舆中,如果叶盛在这的话,他一定会吓一大跳的。

几年前还是个略带老成气息的嘉亲王,在几年的时间中,就变成了一个辫发灰白,佝偻着腰的小老头了。

这两年,特别是登基的这两年,把本来心理素质就不怎么强大的嘉庆几乎都要折磨疯了。

据说这位这些年常干的事,就是在历代祖宗像前痛哭流涕,整夜整夜的不睡觉,希望历代祖宗们能给告诉他,告诉他为什么烈火烹油、鲜花着锦的大清会在两年中就要不行了。

嘉庆翻遍了历朝历代的史书,就是二世而亡的暴秦,也是在始皇帝死后三年才被灭的,为什么我大清这样的仁德之朝,他这样的仁善之主连两年都撑不到?

人家朝代灭亡是抛物线下落,他这倒好,直接是疑是银河落九天似的自由落体,就像是一个人从三层楼房上往下跳一样,直接大头着地,来了个急死!

“皇爷,神武门到了,咱们该下舆换玉辇了!”

外面传来了太监的小声提醒,嘉庆揉了揉酸疼的腿,在宫人的搀扶下,哼哧哼哧的下了大舆,他刚又在祖宗牌位前跪了一夜,浑身都快没力气了。

神武门外,守门的大批护军和护军参领站的笔直,嘉庆队伍后面,各种举着刀枪斧钺的侍卫也威武得紧。

看着这些威武雄壮的我大清八旗精锐,嘉庆的心情也好了很多,但同时他又极为不解,自己有这样威武的勇士,为什么就是打不过叶逆呢?叶逆有的火铳大炮,他也买了啊?这么就是打不过呢!

神武门的护军在忙着展示自己的威武形象,随行的御前侍卫门昨天也没怎么睡好,今天天还没亮又要回宫,也被折腾的够呛,谁都没注意到,神武门北边北上门的西栅栏处,一个矮墩墩但极为壮实的圆脸汉子,正用仇恨的眼神看着刚刚下了大舆的嘉庆。

陈德低着头,他昨晚把小桃灌了小一斤的白酒,直接就把这个没怎么喝过酒的姑娘灌的睡死了过去,而这会,他们应该在岳母带领下出了京城,开始往南走,回河南去了吧。

“禄儿,对儿,爹没用,丢了内务府的差事,没脸回老家去种地了,他们不说我陈德在京城是大人物吗?老子就当一回大人物给他们看看!”

陈德按着栅栏轻轻的一跃就跳了过来,他在内务府当差多年,对神武门一带早就了若指掌,这些护军爷们有多少的能力,他也清楚的很!

一把杀猪的一尺尖刀,从他随身携带的蓝色包裹中被抽了出来,陈德看着小老头一样的嘉庆,心里竟然生出了几分鄙夷之情。

什么皇帝!看着也不怎么样嘛,还没他一半大,就这样的小矮子,他一刀就能捅翻!

“这位爷,你是?”一个穿着耀眼盔甲的护军佐领一伸手拦住了陈德,他怕惊动了嘉庆,所以小声的问道。

好嘛,作为一个禁宫侍卫遇到陌生人了不是心生警惕,而是先问人家是谁,他还以为壮壮的陈德是哪家贵人呢?

陈德可没他那么傻,有时候沉默寡言的人骗起人来,才叫人防不胜防,他假装没听清往前倾了一两步,随后猛的扔掉盖在刀刃上的蓝色布巾,挺起尖刀就向护军佐领扎去!

这护军佐领是个老满洲八旗,这种祖宗跟着野猪皮进关的八旗子弟是腐化的最快的,因为他们自小就是长在北京城的富家子弟,虽然也会练两下把式,但那大多都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糊弄事。

而且他们中的佼佼者,比如被武文鸯和分水刺杀死在滑水山中的那三爷,但凡有胆气,有两下子的,不是已经阵亡,就是在河南军前,现在在紫禁城中的,几乎都是样子货!

明晃晃的尖刀当胸扎来,护军佐领立马就傻了,他忘了格挡,也忘了退后,想要大叫两声,但嘴里就像塞满了棉花一样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!

噗呲,利刃入肉的声音传来,陈德就当是自己在杀猪了,可接着用力推了两下,竟然推不动了,原来这个护军佐领的泡钉甲里面,还穿了一件细细的锁子甲,杀猪刀扎进半个尖头后,竟然推不进去了?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