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时空双禁(1/2)

<script>read2();莹光流转,如宝镜明玉一般光滑的斩龙台上,陈青凰身躯冰冷。

她那张颠倒众生的绝美容颜,如众神精心雕琢的一件艺术品,没丝毫的瑕疵,且符合所有生灵的审美观。

不论是人族的男人,还是外域各族的雄性豪杰,甚至是大妖和异兽,只要看到这张脸,都会自然而然地觉得,她是那般的美好,那般的出彩。

或许也正是如此,她甚少以真实面容示人,大多头戴垂落珠帘的皇冠。

此刻,不知是不是嗅到了危机,她原本均匀的呼吸,居然稍显急促。

“在我这,你未曾做错过什么。”

低头看着她,虞渊轻声说,眼神温柔。

忽然间,虞渊觉得他和陈青凰有很多相似之处,联想起两人从结识,到现在的那些场景,他愈发坚信,他和陈青凰还有很深的缘分。

“这一世的你,至少没辜负过我,所以我不能看着你去死。”

虞渊在心中轻声低语。

星星点点的奇异光烁,忽然从陈青凰躺着的斩龙台中冒出,密集地,似充满了内部两个奇异的小天地。

虞渊左手食指的指腹,缓缓地按在自己的眉心穴窍,然后他轻轻闭上眼。

虞依依脑海在轰鸣,她仿佛聆听到,一个来源于过去的轻声呢喃。

身为煞魔鼎器魂的她,娇柔美好的魔躯,忽大幅度地颤栗。

“主人……”

她移步到虞渊背后,低垂这头,单膝跪伏了下来。

犹如先前两次。

“千鸟界时,你不肯醒。源血大陆时,你犹豫不决。如今居然因为青鸾女皇,你要去苏醒第一世的自我。”

虞依依双肩抖动着,不断地摇头,她心灵被冲击的太厉害,显得有些不知所措。

她也想不明白,为何虞渊肯为了不算太亲密的陈青凰,失去地理智,去接纳那个,他一直抗拒的另一个自我。

“别,别醒来那个你。求你了,我更愿意看到,你以现在的身份,带我去看辽阔的天外风景。”

她在心里呢喃着,她知道虞渊能听到,也什么都能感应。

可虞渊,根本没理会她。

谭峻山和渐渐合拢弯月中的虞蛛,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一脸讶然。

哧啦!哧哧!

一条接着一条,流光璀璨的时空裂缝,莫名地在弯月附近撕开。

和很多域界天地的空间裂缝不同,此刻悄然撕扯开来的裂缝,透着时空混乱的神秘异能,这让离其中一条裂缝较为接近的血魔族奎利,现出返老还童的奇相。

奎利,看着一条绽裂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开来,内中流萤狂舞的缝隙,只是稍稍以魔魂感应。

随后,就被里头的时空异能涌入。

这位血脉达到九级,活了三千多年的血魔族老,恐惧地感受到了力量的流逝,最近八百年精炼的血能,莫名地离去。

他变得年轻了许多,潮气蓬勃,可他的血脉等级,居然因此跌落到八级!

八百年的苦修,在顷刻间没了,奎利吓的魂飞魄散。

哧啦!

一条怪异的时空裂缝,突显于变异魔怪停留之地,就见那些遭受污秽异能侵蚀,魂魄和躯体早已沦陷的魔怪,眼瞳深处,竟渐渐闪烁出灵性再现的光芒。

他们似在极短时间内,回到了没有被污秽异能侵蚀的过去,正茫然地打量四周。

咔嚓!

收缩着的弯月,突然止住了,灿然的月能再也不能聚涌。

长条形的斩龙台,似乎因虞渊的一只手触碰,大放神采。

他双眸紧闭,另外一只手的指腹,抵住眉心。

指腹下,仿佛有第三只眼正在生成!

时间,因此而停滞,空间仿佛结了冰。

除虞渊外,斩龙台附近的千万里星域,所有的人和物,时间和空间,法则被颠覆,大道至理被扭曲摧毁。

半响后,他移开按着眉心的指头。

眉心处,一簇微缩亿万倍的巨大虚魂幽影,似在其灵魂至深隐秘之地,借时空异能,冷漠地看着外界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